“独角兽”宁德时代过会:补贴滑坡竞争加剧 或难维持高估值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4-12 20:03

“独角兽”宁德时代过会:补贴滑坡竞争加剧 或难维持高估值

2018-04-12 18:00来源:时间财经新能源/融资

原标题:“独角兽”宁德时代过会:补贴滑坡竞争加剧 或难维持高估值

超级“独角兽”宁德时代的过会,引发了市场极大的关注,有分析人士认为其上市后估值将达到2000亿元,成为创业板第一股。

不过,在高速发展的背后,宁德时代也存在着一些问题,比如主营业务利润下降、新能源政策风险和动力电池技术转变风险等。

宁德时代过会

去年11月,锂电池“独角兽”宁德时代首次披露招股说明书时就引发广泛关注。近日,宁德时代成功过会,即将登陆A股上市。

宁德时代主要产品包括动力电池系统、储能系统和锂电池材料,其中动力电池系统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。根据其招股书显示,2015 年、2016 年和 2017 年,公司动力电池系统销量分别为 2.19GWh、6.80GWh 和 11.84GWh。根据 GGII (高工产业研究院)统计,宁德时代销量连续三年在全球动力电池企业中排名前三位,2017 年销量排名全球第一。

同时,宁德时代最近三年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快速增长。其中,营业收入分别为 57.03亿元、148.79亿元及 199.97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 87.26%;净利润分别9.51亿元、30.89亿元及42.88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12.39%。

据时间财经了解,宁德时代此前曾经过两轮融资。2015年,宁德时代A轮30亿元额度的融资开启,估值200亿元左右。2016年下半年,CATL开启第二轮融资,融资规模80亿,投后估值涨至800亿元。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,目前宁德时代的机构股东有40多家。

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,起步并不算最早,但却发展迅猛。据业内人士刘伟对时间财经表示,宁德时代崛起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:第一,宝马汽车的“助攻”。2013年底,宁德时代与宝马宣布在动力电池方面展开合作。这不仅为宁德时代在技术方面提供了积累,同时宝马的背书也引得国内厂商纷至沓来;第二,国内主要竞争对手比亚迪此前一直坚持高举磷酸铁锂大旗,但2014年开始三元材料电池兴起,磷酸铁锂+三元材料两条腿走路的宁德时代抢得半个身位;第三,就是站在了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风口。2011年全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只有8000多辆,到2014年上涨到7.5万辆,到2017年达至77.7万辆。

宁德时代计划公开发行2.17亿股,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10%,拟募资131.2亿元用于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建设、动力与储能电池研发两个项目建设。由此推算,宁德时代目前估值约为1312亿元。

“动力电池是国家大力扶持的战略行业,宁德时代是其中佼佼者,预计上市后估值有望达2000亿元,对应2017年市盈率为50倍,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一股。”新能源行业分析师赵畅对时间财经说。据了解,目前创业板第一大市值个股是温氏股份,其市值约1200亿元。

主营业务利润下滑

虽然宁德时代近几年发展势头迅猛,但其中也存在一些隐忧。

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,宁德时代近三年净利润分别9.51亿元、30.89亿元及42.88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12.39%,这也是它被市场普遍看好的重要原因。

与此同时,三年来宁德时代非经常性损益净额分别为0.56亿元、0.66亿元及 15.1亿元,其中2017年异常增高。对此,宁德时代的解释是2017 年 4 月将所持普莱德 23%的股权转让给东方精工,转让价格 47.50 元/股,共计 10.9亿元。

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,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8.8亿元、29.5亿元、24.7亿元。也就是说,2017年宁德时代的主营业务出现了倒退,净利润相比 2016年下降17%。

造成这种情况主要是有两方面的原因, 赵畅对时间财经说,“第一,宁德时代加大了研发投入。”据了解,宁德时代在2015年到2017年在研发方面投入分别为2.81亿、10.8亿、16.0亿。

“第二,经过前两三年高速发展后,动力电池行业已经出现产能过剩、毛利水平下滑现象,宁德时代也不可避免。”根据高工锂电的研究数据显示,2017年国内动力锂电池需求量约35GWh,但供给端的产能却达到了70GWh,行业竞争加剧不可避免 。

这也造成动力电池售价和毛利率的下降。2015年到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销售均价分别为2.28元/Wh、2.06 元/Wh和1.41元/Wh,呈现加速下降趋势。虽然成本也在下降,但成本降速明显低于价格降速。这导致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毛利率仅为36.29%,明显低于2016年的43.7%。

“目前多家电池企业都在扩张产能,尤其是三元锂电池项目”,刘伟说,比亚迪甚至开始对其他厂商供应动力电池产品,“未来竞争会更加惨烈,毛利率还会继续下降。”

补贴滑坡、技术洗牌带来不稳定性

另外,宁德时代还面临着政策风险和技术风险。

2018年2月,国家再次下调了新能源汽车补贴额度,调整了技术标准。其中,客车补贴退坡幅度明显大于乘用车,最高甚至达到50%。一辆车身长10米的新能源客车17年可获得30万元国补,但18年只能补贴18万元。

同时,“目前的新能源乘用车中70%能达到2018年的最低标准,但新能源客车公告达标率极低,大量现存公告客车车型都将被淘汰。” 一位新能源车企内部人士李先生对时间财经说。据了解,新能源客车龙头企业宇通客车共有127款车进入目录,但其中只有54款车型达到新的技术标准,达标率仅为43%;28款车能获得1.1倍的补贴,而插电式混合动力客车平均达标率不超过10%。

这不仅会对客车车企造成影响,同时也将压力传导至宁德时代等动力电池企业。受此前新能源补贴退坡影响,客车车企的业绩已经出现下滑。据了解,2017年宇通客车大中型新能源客车实现销售24230辆,较2016年销量26478辆少了2248辆,同比下降8%;金龙客车生产量为58994辆,同比下滑20.15%。客车销售量为58402辆,同比下滑20.42%。

“而宇通和厦门金龙恰恰是宁德时代2017年第一和第四大客户,占其全年营收比例超过25%。所以,补贴下滑对宁德时代有很大影响”,李伟介绍说。

其次,动力电池技术的快速更新,也给宁德时代带来了很大的挑战。据了解,目前动力电池按正极材料的不同主要分为磷酸铁锂电池、三元材料电池、钴酸锂电池 和锰酸锂电池等类型,不同正极材料制备的动力电池的性能指标各有优劣。

近些年,锂离子动力电池行业的技术更新速度较快,且发展方向具有一定不确定性。2017年,比亚迪被宁德时代超越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比亚迪押注磷酸铁锂电池,而市场却转向了三元锂电池。

“相比市场份额的洗牌,企业更需要关注技术洗牌,谁先开发出来并且率先投放新技术产品,就可能取得先机”,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说,“目前从开发进度看,宁德时代也是领先的,但要避免柯达式的悲剧。未来在技术洗牌中,转向慢将会非常危险。”

北京时间财经记者 周永亮

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,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,同时请勿删除文中北京时间财经(ID:caijingbtime)字样,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